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甬上观潮  >  辣评原创  >  其他
航空公司集体征收燃油附加费的行为合法吗?
http://www.cnnb.com.cn  中国宁波网  2018-06-13 09:58:16  稿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毛晓飞

  日前,中国国航、东方航空、深圳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宣布自6月5号起对国内多条航线统一征收燃油附加费,标准为每人10元。这是燃油附加费取消三年后的“死灰复燃”!大多评论对此也持批评态度,认为航空公司不能仅因国际油价上涨,就直接向消费者转嫁成本负担,不甚合理。

  然而,笔者想追问的是一个更根本性的问题,即这种行为是否合法?是否涉嫌违反了我国《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

  《反垄断法》严格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达成垄断价格协议,包括给消费者利益带来最直接损害的“价格卡特尔”,或者说“价格同盟”。该法第13条第1款第(1)项规定,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固定或变更商品价格”的垄断协议。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此次重新征收燃油附加费的多家航空企业无疑都是反垄断法意义上的“经营者”。他们都在航空运输市场上为广大消费者提供航空客运服务,并收取相应的费用。而且,在很多航线上都存在多家航空公司竞争的情形,譬如,北京-上海,北京-深圳等航线的价格与服务竞争都十分激烈。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种集体征收燃油附加费的行为是否属于“变更商品价格”的垄断协议行为。尽管燃油附加费名义上不属于航空票价的一部分,但是由于事实上消费者在购买机票时必须购买,因此,燃油附加费实际构成消费者支付航空客运服务价格的一个不可或缺部分。航空公司以前不收取,现在要求每位乘客必须支付10元就是在“变更”商品价格,更确切地说是“提高”商品价格。

  至于这种行为是否属于“垄断协议”行为,有人可能会质疑说,没有公开证据显示航空公司之间就集体涨价达成了协议。从目前公开显示的信息来看似乎没有,但并不能排除实际上没有相互达成一致的可能。

  多家航空公司能够“不约而同”在同一时间宣布征收燃油附加费,而且涨价幅度又是“高度的一致”,这不能不让人产生合理的怀疑。从企业市场定价的一般规律来说,竞争企业的定价都是自主行为,而且属于高度敏感的市场行为,通常都不会让竞争对手事先知悉。因此,这些高度协调一致的提价行为本身就可以成为反垄断执法机构启动调查的依据。

  事实上,即便没有明显协议存在,我国《反垄断法》也禁止经营者集体涨价的“协同行为”。《反垄断法》第13条第2款明确规定,“本法所称的垄断协议,是指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协同行为”。“协同行为”就是指在没有联合签署协议、决定等文本,但事实上采取了协同一致的行为。在价格卡特尔中,协同行为就表现为经营者以默示方式共同提高或维持商品价格。2015年,欧盟终审法院支持了欧盟竞争执法机构通过对都乐(Dole)等企业的协调一致行为来认定香蕉卡特尔的存在。在美国的反托拉斯法中,这种行为被称为“默示的通谋”,同样受到《谢尔曼法》第1条的禁止。可以说,经营者以协同方式达成或维持的价格垄断为各国反垄断法所严格禁止。

  我国《反垄断法》已实施十年,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立案查处涉嫌垄断案件80余件,其中涉嫌垄断协议案件40件,涉及医药、烟草、广播电视、保险、石油、燃气等多个民生领域。一方面,反垄断执法机构在打击垄断协议行为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并积累了丰富经验,另一方面企业也已经知晓了《反垄断法》的厉害,很少再会对外赤裸裸地宣告达成垄断协议,尤其是价格卡特尔,而更多是以更为隐蔽的方式来进行。这当然也就对反垄断执法与司法提出了新的挑战!

  当然,遏制垄断行为、维护市场竞争也不仅仅是政府的职责,作为受到实际损害的消费者也有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反垄断法》第五十条明确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作者单位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

编辑: 郑晓华
 
外卖平台上演“三国杀”没有真正赢家
唯有直面痼疾、主动担责、攻坚克难,才是对人民群众最好的回应,也才能不断地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所谓用户“需求”与“内涵段子”导向失守、互为因果。“内涵段子”被责令关停,可以说是毁在了一味迎合的媚俗化倾向上。
文物管理部门应该提出文物出国展览对场馆的基本的设施要求,如果不符合要求,这种展出就要明令禁止。
这种办法无疑更加符合“共享经济”的本质,同时也体现了机关包容开放、与民以便利的意识,值得全国其他城市借鉴、学习。
有必要对政策可能产生的影响进行预判,并提前加以预防。这样好的政策才不会在执行中扭曲走样,以至于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观点集粹(gdjc)
没有带孙子的义务,也少些催婚催育的权利
老人带孙辈,该不该得到补偿?
观点集粹(gdjc)
别让“抢人大战”“房住不炒”诉求背道而驰
以奇招“抢才”,更要用实招“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