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甬上观潮  >  辣评原创
“有编制才是正式工作”,实为一种社会病态
http://www.cnnb.com.cn  中国宁波网  2019-08-02 10:11:02  稿源: 中国宁波网-宁波日报

  张西流

  有编制的体制内工作,至今仍是不少年轻人的首选。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传统家庭,在进入体制内工作之前,来自家庭对体制内的“固执认可”也使得我最后不得不继续在考公考编的路上披荆斩棘。而且,这种来自家庭压力的职业规划,在女性求职者身上更甚,甚至有人认为有编制的工作才算“正式工作”,这个观念对我和家人影响也很大。(8月1日《中国青年报》)

  “有编制的体制内工作,至今仍是不少年轻人的首选。”这名女作者的自述,揭示当今一种普遍现象:来自家庭对体制内的“固执认可”,一些年轻人不得不在考公考编的路上披荆斩棘。其中一位女孩,在长达4年间,只要有体制内的公招考试,她都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大大小小参与了不下20次的体制内考试。称其为“公考狂人”,并不为过。

  可见,一些大学生对体制内和编制的过度崇拜,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特别是,此前据媒体报道,一名在哈尔滨事业编环卫工岗位招考中落选的研究生,曾发出毒誓:“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更是对体制内和编制倾注了太多的悲情,涂抹了太多的功利色彩,甚至将体制内和编制妖魔化了。

  事实上,中国大学生对体制内和编制的追捧,尤以公务员岗位为首选。这固然彰显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崇高,体现了体制内的优越性。然而,狂热追捧的背后,折射出了当今社会对体制内和编制的非理性解读,给体制内和编制罩上了许多不切实际的理想光环,放大了体制内和编制蕴含的附加值。换言之,对体制内和编制盲目追捧,缘于人们在认知上存在误区,只看重体制内和编制的“安稳”,而忽略了体制内的“竞争”。殊不知,公职人员就是为社会和群众提供公共服务的一个普通的劳动群体,也并非是一个坐享其成的“铁饭碗”。

  不容忽视的是,“有编制才是正式工作”“死也要死在编制里”等病态心理的形成,缘于现代大学生对城市生活和安全感的焦虑。不可否认,许多大学生虽然他们在城市工作、生活,但受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分割,他们的身份依然是外来工,因此享受不到城市的配套福利,在利益和情感上都与城市隔膜重重。与此同时,业已显现的“大城市病”,一些地方重拆建不重民生、一锤子买卖式的急进现象,也加重了他们在城市工作、生活的“不安全感”和“痛苦感”。因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择手段,也要落户城市,成为一名真正的城市居民;而取得编制,显然是落户城市的一条通道。

  可见,认为“有编制才是正式工作”,实际上是一种社会病态,得对症下药进行治理。首先必须摒弃强加在体制内和编制上的附加值,让其回归服务社会和群众的本真。这就要求,国家和地方应该持续推动机关和事业单位制度改革,制定措施吸引优秀人才,精简机构和人员,完善竞争、约束和退出机制,真正打破体制内和编制的“铁饭碗”。特别是,要打破户籍壁垒,公民拥有理想化的迁徒自由,走到哪里,就能在哪儿儿自由定居,能够平等地享有城市发展所带来的社会福利,从制度上给他们以心理认同和归宿。

编辑:郑晓华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大家谈专题
· 从任达华被刺案,反思公共安全漏洞
· 由收费员的“职业假笑”反思“微笑服务”
· 医保药店保健品被“一刀切”有懒政之嫌
焦点话题(jdht)
辣评(lp)--稿件模板
    “美小护”的行为让我们有理由乐观,让我们看到,这个社会友善可能被压抑,但永远不会灭绝,友善就是“互害型社会”的解药。
辣评(lp)--稿件模板
    不能把个别问题的责任强加到这个群体的每一个人身上,更不能任由网络奇葩评论再次伤害医生群体,这样很不公平。
辣评(lp)--稿件模板
    我们争论的焦点并非集中在这个座位的归属权,而是人是否应当追求某种崇高。
观点集粹(gdjc)
不应该嘲讽一个努力微笑的人
“职业假笑”,你的笑料别人的伤口
观点集粹(gdjc)
垃圾分类 “让人明白”应是“第一道工序”
做好垃圾分类,重在习惯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