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杭州非浙A牌照限行措施可能升级的传言让不少人心惊肉跳,有人拍手叫好,另外一些人则大叫不公,怎么能搞地域歧视呢?
更重要的还是反思如何强化公平规则对社会生态的净化功能,把人与生俱来的贪婪、投机等人性负面的因素关进规则的笼子。
一些网约车因为不符合要求而被挤出,部分车辆被迫重归“黑车”身份,而打不到网约车的市民,也部分被分流到“黑车”市场。

张弓,本名张登贵,宁波日报资深评论员、高级编辑,评论作品《再反一次党八股》、《算一算GDP的代价》、《唱响“劳动者之歌”》获得中国新闻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