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类现象是难点痛点,就更应该积极地想方设法,推动有关部门协同努力,拿出更有效的办法,有针对性解决此类问题。
不能再模糊处理,必须明确体罚、变相体罚与适当批评惩戒的边界,以及适当批评教育的具体细节、程序。
“100人考试80个枪手”,监管部门给社会交了一张白卷,接下来我们就必须让子弹多飞一会儿,让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张弓,本名张登贵,宁波日报资深评论员、高级编辑,评论作品《再反一次党八股》、《算一算GDP的代价》、《唱响“劳动者之歌”》获得中国新闻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