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甬上观潮  >  张弓慢评
不真实的新闻欺骗人——“信息疫情”危害之一
http://www.cnnb.com.cn  中国宁波网  2020-03-04 09:52:12  稿源: 宁波日报

  张弓

  “信息疫情”这个词组,是世界卫生组织创造的。在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海量信息中,有些信息是真实的,有些信息非常离谱。面对如此信息轰炸,人们难辨真假,因而产生一系列心理和行为反应。世卫组织在2月11日召开的专题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上,把这一现象描述为“信息疫情”(2月28日《解放日报》)。

  以笔者的感觉,“信息疫情”确实存在,它的危害之一,就是不真实的新闻几乎随处可见。

  某省电台特别报道《疫情中的爱》说:人民医院护士周虹离开多年卧床的植物人丈夫,奔赴一线,而丈夫好像知道妻子在做着一件伟大的事情,只要有人提起周虹,就会露出笑容。

  某著名报纸在报道一个感人的疫情故事时说了一个细节,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孩子稚气地问:妈妈干嘛去了?

  植物人露出笑容,一般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能交代“新闻来源”,比如最近病情有好转,曾表现出类似表情,那是另外一回事。没有事实依据,就是编造。出生20天的孩子会提问,如果记者亲耳听到,也得交代清楚“新闻来源”,不然就是说谎。这种低级错误的新闻能发出来,不知道记者是怎么采写的,把关人又干什么去了。

  “抢”出来的假新闻也不少。正在计划中、正在调研中、还在协商中,就当新闻报。有视频说,蒙古国总统向中国捐赠的3万只羊,正在赶往二连浩特口岸的路上。过了几天,二连浩特市网信办核实,3万只羊运抵中国的事,两国有关部门还在商洽中。这说明“正在赶往”及配图都是假的。

  ……

  这种造假的新闻充斥舆论场,不仅对缺乏基本新闻知识的网民产生误导,给抗疫工作带来干扰,对媒体本身也是伤害。假新闻可以胡编乱造,真正的新闻就无人信了。媒体缺乏公信力,其他功能的发挥就无从谈起。

  不得不说,缺乏真实性问题,“正面报道”更容易出现。批评性报道,因为它有个天然的监督人——被批评者。批评如果有出入,他们必定找上门来,批评者不认错、纠正,还会被投诉甚至起诉。颂扬性报道,即使夸大了,甚至无中生有了,被报道者一般不会找媒体麻烦。所以,防控新闻失实,“正面报道”同样不能被忽视。“正面报道”失实了,被报道者不会找你麻烦,但读者看得清楚,最终的结果是,“正面报道”产生“负面效果”。

  不得不说,新闻缺乏真实性,自媒体表现得尤为突出。新闻是一项专业工作。大家常说,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去做。可是,互联网时代,把很多无新闻从业经历又未经专业培训的网民,推上了编发新闻第一线。自己采,自己编,自己把关……新闻编发的严谨程序,甚至一个人就搞定了。因为疫情严重,大家都宅在家里,可是有些公众号却能“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每天能发出吸引眼球的“新闻”来。新闻不是“写”出来的,而是“跑”(采访)出来的。不采访当事人,不去现场调查核实,仅凭网上那些真假混杂的信息写新闻,不出错那是偶然的。

  在重大疫情面前,受众急于了解中央的号令、专家的主张、疫区的情形,有的媒介却胡说八道,把猜想当新闻,把传闻当事实,把东摘西抄当原创,弄得受众不知听谁的。抗疫部门本该把全部心力投入于抢救生命之中,却还要分出精力来处理这些事。

  一般来说,正面报道失实,是因为工作不细、业务不精。但也不尽然。有一些媒介以谋利为唯一目标,捏造事实,移花接木,只要有利可图,什么都敢说。听一位在国外讲学的教授说,现在还有受雇于境外机构的专业“低级红”从业者,这就更要当心了。

  新闻的生命是真实。不真实即无新闻。这次抗疫,不仅考验政府治理能力,也考验着媒介的综合素质。激烈的疫情提醒我们,加强媒体管理,提升从业者包括社会责任感在内的全面素养,提高新闻舆论的有效性,已成当务之急。

编辑:郑晓华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大家谈专题
· 从任达华被刺案,反思公共安全漏洞
· 由收费员的“职业假笑”反思“微笑服务”
· 医保药店保健品被“一刀切”有懒政之嫌
焦点话题(jdht)
辣评(lp)--稿件模板
    “美小护”的行为让我们有理由乐观,让我们看到,这个社会友善可能被压抑,但永远不会灭绝,友善就是“互害型社会”的解药。
辣评(lp)--稿件模板
    不能把个别问题的责任强加到这个群体的每一个人身上,更不能任由网络奇葩评论再次伤害医生群体,这样很不公平。
辣评(lp)--稿件模板
    我们争论的焦点并非集中在这个座位的归属权,而是人是否应当追求某种崇高。
观点集粹(gdjc)
是该给“强制推行ETC”亮红灯了
银行有义务为ETC卡用户扎紧安全的篱笆
观点集粹(gdjc)
“减掉与教育教学无关事项”是必要纠偏
减负,让广大教师“轻装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