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内地首张电子烟罚单,还是电子烟门店全国“第一罚”,其导向是鲜明的,即对违规者绝不纵容。
消费者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扣费。别说是未成年人,就是一些成年人,也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中招”。
以年龄作为执行未成年人福利票价的标准,已然障碍全无。显然,在这种条件下,再固守身高标准,已经毫无道理可言。

张弓,本名张登贵,宁波日报资深评论员、高级编辑,评论作品《再反一次党八股》、《算一算GDP的代价》、《唱响“劳动者之歌”》获得中国新闻奖。